危险又迷人 28、chapter 28

小说:危险又迷人 作者:慕拉 更新时间:2021-05-04 20:07:01
  ("危险又迷人");

  28

  江寒郁相信初芮会回来。

  房里属于她的东西,

  她都没有带走,怎么可能会一去不回呢。

  梳妆台上他送给她的香水整齐排列着,各种化妆品也摆放整齐,

  她总是不爱用。

  但他觉得她不用也已经很漂亮。

  衣柜里都是他给她选购的衣服,

  从春装到冬装,

  她说很喜欢,很喜欢的东西怎么会不带走呢?

  还有那双高跟鞋,

  即使磨脚她都坚持要穿,因为她喜欢。

  连一双高跟鞋都愿意忍着磨脚继续穿下去,

  她又怎么会那么残忍,丢下他一走了之。

  江寒郁真的不相信初芮就这样走了。

  他坐在空无一人的卧室里,孤独承受着压抑的静谧。

  他还记得她走之前的那个夜晚,

  她明明说了一周就会回来。

  她不是会撒谎的人。

  她的心那么软,明明知道没有她,他会死,

  她又怎么舍得离开他。

  一声闷雷,响彻天际。

  江市的雨季要来了。

  暴雨要来了。

  江寒郁的眸光麻木,

 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

  恍若一个了无生气的人。

  初芮寄来的戒指在他手心紧握,钻石的棱角硌着手心皮肤,

  他却没感觉到疼。

  他连什么是疼都忘了。

  当生命里的光一点点消散,

  他又成为了一个行尸走肉的人,除了还会跳动的心脏,

  已经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证明他还活着。

  .

  南麓岛突然狂风大作。

  初芮到达客运码头时,

  天边已经黑了。

  她这是最后一班船,雨季来临,波涛不定,

  轮船无法运行。

  客运中心里面人不多,虽然已经到了旅游旺季,但是由于天气原因,近期不适合来旅游。

  在休息室里等待的人,大多都是当地的渔民。

  天边黑压压的,看起来要下一场大暴雨。

  初芮推着自己的行李箱,刚走出客运中心,不少出租车司机就涌上来询问去哪儿。

  初芮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。

  南麓岛跟十几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那时候,这儿只是一个偏僻的贫穷的小岛,岛上的人多以打鱼为生。

  后来这儿被政-府改为旅游景点,大部分原住民都迁走了。

  经过几年的改造,贫穷的小岛焕然一新,与十几年前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  “姑娘,去哪?”

  “姑娘,来来来上车,保证给你带到目的地。”

  “哎姑娘来我这——”

  ……

  晒得黝黑的司机大叔们都过于热情,初芮一路拒绝,艰难从他们中间挤出来,到了个空旷地。

  风很大,路旁树木的枝叶被吹得哗哗作响,初芮的头发也被吹乱。

  她拿手机查附近的民宿和旅店。

  在决定来这之前,初芮就查过这边的旅店,原先定了一家,但是因为店家的原因被退了。

  现在她重新找了一家价格合适的,往前走几步,打了一辆出租车。

  民宿离得并不远,打车很快就到了。

  写着“嘉嘉民宿”四个大字的招牌很醒目,房子是日式木屋的风格,简单雅致。

  在进门前,初芮注意到门口摆放的小黑板,上面写着招聘启事。

  初芮粗略看了看,然后提着行李箱走进去。

  外面天已经全黑了,海浪声似乎被隔绝在门外,民宿内很安静,倒是悬在天花板上的吊灯被门口溜进来的风吹的晃悠。

  初芮环顾四周,没见着什么人,缓步走至前台,才逐渐看到被前台桌子挡着的脑袋。

  是个男生,穿着白色t恤,模样干净。耳朵里塞着airpods,正坐着聚精会神地玩手游。

  “你好。”初芮停在前台,礼貌地出声。

  但是男生似乎没听到,眼睛还盯在手机上。

  初芮只好又喊了一声:“你好,我办理住宿。”

  男生这才有所察觉,下意识抬头,几乎是有瞬间的怔愣,好看的眼睛睁大,然后突然站起来,慌乱地摘下耳朵里塞着的耳机,连着手机一起丢到桌上。

  他看起来有些局促,两只耳朵肉眼可见的红了。

  初芮不知道他反应为什么这么大,重新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:“你好,我办理住宿。”

  “噢噢噢噢——办理住宿——”男生挠挠头,又马上坐下来,对着电脑移动鼠标。

  初芮看他年纪不大,不免问:“你是这的老板吗?”

  “——不是——不过也差不多是,老板是我爷爷,最近他身体不好,就没管这儿的事情,我过来帮忙,现在这就我一个人。”

  男生说着,然后问初芮:“那个……姐姐,这个尾号3121的预订是你吗?”

  初芮点点头,“是的。”

  “好的,麻烦给一下身份证。”

  初芮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,递给男生。

  男生帮她办入住手续,可是眼睛总不自觉往初芮这儿瞟,小心思都写在了脸上。

  初芮没有注意到,她在想另一件事。

  男生办完手续,站起来把身份证还给初芮,手有些哆嗦。

  他好像很紧张,又有些激动,眨巴着眼看着初芮:“姐姐,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

  初芮愣一愣。

  仔细看看眼前这张脸,似乎……没什么印象。

  “就几年前,冬天,我们见过的——”男生看初芮好像不记得,忙不迭地提示,“西临的动车站,我捡到过你的身份证!”

  几年前的冬天……

  初芮想起来了。

  是大二那年她回江市,在动车站见过他。

  “原来是你啊。”初芮笑了起来,没想到这么巧。

  “是啊,是我,我高考完了,现在读大学了。”

  男生估计初芮也记不得他的名字了,就再次自我介绍:“我叫叶司屿,叶子的叶,司机的司,岛屿的屿。”

  “姐姐,你是来旅游吗?一个人吗?”

  “姐姐你要在这住几天?”

  面对叶司屿一连串的问题,初芮张了张嘴,没有回答,转而问了她一直想问的一件事:“你这招人吗?”

  .

  江市连续几天的大暴雨。

  霍昀川的航班因天气原因耽误了许久,被迫在邻市降落,然后驱车赶回江市。

  江寒郁前几天住院了。

  是他助理通知的。

  霍昀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急匆匆赶到医院,询问助理,助理也是一知半解,只说:“前几天江总在开会的时候晕倒,送到医院,医生说是没有进食导致的昏厥……晕倒前的那两天,江总看起来就情况不大好,大家都不知出了什么事……”

  “那你们怎么不早点告诉我!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  霍昀川又气又急,大步往病房的方向走,助理跟在身后:“这两天江总还是没胃口,也没进食,都在输营养液。”

  病房的门被推开,助理不再跟进去,留在了门口,并关上了门。

  霍昀川的步伐也停在了门口。

  冷色调灯光下,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脸上毫无血色,面庞削瘦,营养液正一点一点地输入进他的静脉。

  霍昀川停顿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表哥?”

  没有人应他。

  他开始走近病床,离得近了,才看到江寒郁睁着虚弱麻木的眼睛,不知在看什么。

  江寒郁的眼底没有光,黑沉沉的,仿若一潭死水。

  他的右手在输液,而左手,似乎在攥着什么东西。

  霍昀川拿起他的左手,他马上握紧手指头,有些抗拒地收回手,像是怕被人抢夺走他攥着的东西。

  是一枚戒指。

  霍昀川匆匆一眼,看到了。

  是戒指。

  “表哥,你怎么了?”

  江寒郁没有看他,也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声音。

  死气沉沉。

  霍昀川有些害怕。

  上一次见江寒郁这样,是十多年前。

  那时候江寒郁刚从绑匪手中偷生,被救回来,当时的他就是这样,不说话,躺在医院里一动不动。

  霍昀川那会儿被母亲要求多去看看表哥,多跟表哥说说话。

  可是他去了,表哥都不理他。

  连续几次之后,他也闹了小孩子脾气,不肯再去热脸贴冷屁股。

  但他母亲劝他:“昀川,你表哥不是不理你,是他病了。”

  年纪还小的霍昀川不懂:“他哪里病了?看不出来哪里生病了啊。”

  “有些病是看不出来的,你表哥的心生病了。你要好好陪他,照顾他,多跟他玩跟他说话,让他快点好起来,知道吗?”

  当年母亲的话还犹在耳边,霍昀川这些年一直在做这样的事。

  而江寒郁这几年也已经活的像个正常人,尤其是这两年。

 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又会变成这样?

  戒指——

  霍昀川想到刚才看到的戒指,想到了初芮。

  “表哥,嫂子她……”

  提起初芮,江寒郁的眸色终于有所变化,他像是很悲哀很悲哀地笑,他说:“她走了。”

  霍昀川很震惊,张着嘴巴说不出话。

  这两年他们感情挺好的,怎么会……

  “走了是什么意思?你们……分手了?”

  江寒郁攥紧左手,目光仍是僵直望着天花板,他在笑。

  “是我逼走了她。”

  “她受不了我,才走的,一定是这样。”

  可是笑着笑着,他的眼角就滑落下一行泪。

  他闭上眼睛,掩藏起自己的脆弱。

  她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呢,他会改的,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地一走了之……

  为什么……

  作者有话要说: 小江振作!!!感谢在2021-05-03

  12:32:58~2021-05-04

  14:21: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jocelynalexia、赤砂糖

  1个;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想要每天都是周六!

  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2("危险又迷人");

全书网手机阅读地址https://m.qzguermei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全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危险又迷人,危险又迷人最新章节,危险又迷人 171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